黃山第一為民服務平臺

七賢胡珍的傳說

2019年08月12日 16:26:13 | 作者:葉斌 胡英武 來源:黃山在線
|

在皖南徽杭古道上,座落著一個以魏晉間嵇康為首的七人起名的古村落,竹林七賢。

走進村里,群山環抱,古樹掩映,村莊仍然保留古徽州的建筑風格,映入眼簾的仍然是明清時期的粉墻黛瓦和用于防火,防風的馬頭墻。

綿溪河繞莊而過順流而下,注入新安江母親河,整個村莊呈船型,漫步在村中,古屋古井頗多,腳下青石板鋪路,順街而走就能望見“胡氏宗祠”“敘倫堂”匾,有董其昌書寫的“明經世家”,該祠堂初建于明,小而簡陋,后人稱為小祠堂,重建于清嘉慶年間,門頭三雕工藝,為歙南宗祠之最。胡氏宗祠由于缺少保護意識,徹底毀于1982年,甚是痛惜。

走入七賢村有“七賢庵”“龍王廟”村西古要道有“關帝廟”,隔墻有“太子廟”與“溪口社廟”100米相對,還有跨徽杭古道的“溪口社茶亭”除還可以收復的龍王廟外數百尊大小佛像全部遭毀。建造年代均為嘉慶道光年間,可想當時七賢村經濟、文化之繁榮。古老的七賢村,百姓為了祈求風調雨順,五谷豐登,于每年正月十三,十五,十八三天要舞龍燈,有紅.青二龍舞,晚上耗蠟燭大小數百支,計重百余斤,1959年國慶十周年,最后舞出北岸公社,型號大小,國內少有,為龍燈之最。七賢村首為王姓、方姓,有宋朝方臘在七賢做木桶和1120年至1121年發動農民起義的歷史傳說,后入汪姓,由歙縣吳三鋪遷入,現有不過百人,其實居住在這里的大多數是名實其副的胡姓。

公元1479年,太明乙亥,聲明歙南的徽州名商胡珍,字翰儒,就出生在歙縣東門外的桃樹塢,后于胡珊兄弟遷入七賢,出生貧窮的胡珍,從小家里很窮,主要是幫人做挑夫,傳說一天在挑醬油時,走在泥巴路上,到深渡公婆嶺時,突然下瀑雨,一不小心滑倒,醬缸打碎了,當時的胡珍心里忐忑不安,因東家有規定,凡是晴天摔倒不須賠,雨天摔倒損失要賠,因為明知是下雨就要小心,為什么不注意呢,胡珍知道自己家里很窮,靠挑夫賺錢根本賠不起,他淋著雨,站在那里半天,突然抬起頭對著蒼天大喊一聲:“有朝一日我胡珍要是發跡了,我一定要將泥濘路修成石板路,并且橫鋪石板到深渡,直鋪石板到大阜”。從此他遠走它鄉,來到了上海,此間一貧如洗的胡珍歷經千辛萬苦,嘗遍人間酸甜苦辣,正是這種徽州人不怕吃苦艱苦創業的精神,他終于有了一筆不小的積蓄,他繼續苦干累干,有一天回家很晚,他身心疲憊,倒床就睡了,睡意朦朧中,突然一人飄然而立床前,對著胡珍說,明年天將大旱,南方茶葉你去全部收購回來。便突然消失,當胡珍起身追問時,摔倒在床上,他突然醒了,醒來時心生奇怪,難道是仙人指點迷津,后來他真的就在南方大量收購茶葉。待到來年,南方真的天干地裂,農作物枯萎,茶葉減產,他將茶葉拋出,所盈利的白銀都運回老家,從此他的經商之路到了頂峰。據傳在上海經商茶葉,胡珍和他的兒子胡祖蔭,在清朝末葉最有名,曾富甲一方。

富裕的胡珍不忘以前的誓言,在1749年到1796年,獨資興建三陽----葉村要道的官橋,耗資五千余兩白銀,現保存完好,耗資五千余兩白銀修建膾炙人口的橫鋪石板到深渡,直鋪石板到大阜,在曾經挑醬油的路邊,沿途從七賢到深渡,為了使人休息乘涼,建成公、婆、塔三嶺亭,又耗資五千余兩白銀捐助“胡氏宗祠”重建,其兒子又在七賢村建造了三進兩天井徽派建筑一幢,還有八角亭、魚池、花園、構筑成了一個“胡氏花園”即“八字門”。據傳在黃山市屯溪陽湖有一幢跟“胡氏花園”一樣的“八字門”。

新安文化的輝煌,對社會經濟,文化,教育產生巨大影響,離不開繁榮的徽商經濟,正是由于徽州百姓淳樸勤勞、勇于開拓、不怕吃苦、艱苦創業的“徽駱駝”精神,使萌于東晉,稱雄明清的徽商,留下了“無徽不城鎮”的佳話。

值班編輯:程紅妹

熱點新聞

    查看更多

    广东26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