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山第一為民服務平臺

遇 見

2019年07月03日 09:14:03 | 作者:王建屯 來源:黃山在線
|

七一前夕,陸續有村和企業約我去講黨課,期間,一位村干部問我“什么是初心”,我說:“就是你最初的夢想,一生渴望抵達的目標。”他似乎不太滿意,說:“我是說不忘初心哎。”我說:“就是你在入黨的時候怎么說的,你就要怎么做,不要忘記黨的理想、信念、宗旨。”他連連點頭說:“哦哦哦,知道了。”

我選擇了《為什么要加入中國共產黨》為講課主題,之前也上網搜索了一下相關內容,竟有一億多個結果,對于這個問題的回答,我認為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思政教師徐川的《答學生問:我為什么加入中國共產黨》,生動飽滿,有帶入感,不禁讓我想起工作中的經歷,有些遇見值得回味。

遇到事總得有人去做

葛師傅是居民區黨支部書記,也是小區的網格長,與他認識是在一次鄉鎮的人大會上,作為社區的人大代表,他的建議非常具體,都與民生有關,發言的時候,直截了當,老舊小區哪條路太差了、下水道不通,哪塊區域還缺少公廁,市民、游客不方便等等,沒有什么鋪墊性、敘述性的套話。葛師傅古道熱腸,社區文明創建、志愿服務、環境整治一樣不落,早晚高峰時,時常能看見他站在路口,搖著小旗子維護交通秩序。居民有事喜歡找他,即便是半夜有人敲門求助,他也是二話不說,拔腿就走。當然也有過委屈,那天說起小區下水道改造,因為施工時間延長,影響了居民生活用水,他急得口腔都上了火,但仍有人責怪他,說他協調沒有盡到責任。老伴在一旁說:讓他不要多管閑事,就是不聽。老葛憨憨地笑了,說:“我是黨員,又是書記,遇到事總得有人去做。”他說得很平靜很自然,我聽得很認真很真切。

“仁之端”的惻隱之心

高醫生是老黨員,喜歡寫作,出版過多本專著及散文,他曾專門來我工作的單位,送我散文隨筆《凡人舊事》《西歐履痕》,我也去過他家采訪。他追求永遠“醫者仁之術”,不忍見人有不好,曾將一患白內障雙眼失明的乞丐阿婆接回家中免費治療,老人重見光明后,用乞討來的錢買了老母雞酬謝,高醫生被這份情感動,賦詩《乞丐阿婆的老母雞》以表憐病恤貧的心跡:拎起來很重很重,想起來很沉很沉,盈盈的眼眶,酸酸的鼻尖,哽哽的喉嚨,怎么也難發出“謝謝”一聲。高醫生有許多施仁布德的精彩記錄,先后使八千余名盲人復明,為貧困患者免費治病,捐資二十余萬元扶助公益事業和幫助貧困群眾,可他卻說:“成績都成了過去,重要的是現在如何真正牢記黨的宗旨,為民多辦實事,多辦好事。”

他的父親好像陳巖石

勇哥是一家企業的支部書記,從小在軍營長大,看他今年6月在微信轉發了黃山日報《屯溪四朵金花,黃山的志愿軍老戰士找你》文章,說文中的老戰士是他父親的戰友。我與他商量七一活動時講講父親的故事,他用心做了準備,那天講述時,會議室里人很多,卻非常安靜。大家聽到了一位1944年參加革命的父親,因為填表時錯寫了時間,沒有像他一起鬧革命打游擊的戰友一樣享受“抗日戰爭”待遇,他完全有條件請人幫忙證明,但他不愿意,他說:“比起同村一起參加革命,為解放事業做出犧牲的同志,我已經很幸福了,當時同村參加革命的有11人,全國解放時只剩下4人,國家已經給了我很高的待遇和很好的條件,怎么還能為自己的私利去麻煩組織呢?”我腦海里油然浮現的是電視劇《人民的名義》的催淚片段——老革命陳巖石特殊黨課上的形象。

文友老彎的扶貧路

老彎去山村擔任了扶貧第一書記,之后他的微信就像魔術師的口袋,不時有新的發現:一村五地名、白鷴的家園、五百年的桂花樹等等,當然更多的是關注村民的生產生活,他說因為沒有網絡,手機只是擺設,小孩在學校出了狀況,幾天后才知道,為此他寢食難安。我們幾個文友被他撩得說走就走,一路山路顛簸,車子交匯都困難。見了我們,老彎心中好像注入了山川湖海,激情澎湃,說起村子如數家珍,扶貧成果也相當可觀,注冊了“石磧紅”“吳老漢”茶葉品牌;以“信息化精準扶貧”的名義,協調相關部門,解決了村里手機網絡的民生問題,92歲的吳奶奶贊不絕口,說“政府的扶貧政策好,共產黨的干部好,幫我們解決了手機通信問題,現在我每天都能和兒女們通電話了”;謀定了“白鷴鳥、紅茶、古道、土山莊、古祠堂”的市級美麗山村規劃。看他微信里的圖片,茂林修竹,山村寧靜,綠蔭掩映中,有粉色的木槿花開得正艷。

遇見是美麗的,因為細節往往更加觸動人心。

值班編輯:程紅妹

熱點新聞

    查看更多

    广东26选5玩法